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油画网 > 油画新闻 > 内容

韩国艺博会人头攒动,但藏家寥寥


    2010年KIAF展会大厅

    首尔报道——2010年韩国艺博会(KIAF)——用某位刻薄的国际画廊主的话说,一个更像是“博览会而不是交易会”的盛会——上挤满了交易商。没错,这里的展厅从来是熙熙攘攘的——六天内聚集了7万人,但多数是看热闹的,不是买家。作为本土市场基石的那些正经的韩国藏家行事都比较低调,甚至连一向不介意赌一把的台湾藏家也都个个板着脸。

    艺博会闭幕之际,一些顶级韩国画廊曝出几宗“最后时刻”的大交易(但是究竟有多确凿还很难证实)。传闻中出现了两位艺术家的名字,在Kujie画廊展出的朱利安·欧皮(Julian Opie)和在PYO画廊的李禹焕。由于税法的限制,本土画廊是不愿意拿他们的成功业绩来炫耀的,但考虑到国际画廊的交易只有稀稀拉拉那么几宗,而且艺博会的气氛始终比较消沉,可以想象这次的KIAF依然是在生存线上的挣扎。

    在得到确认的交易中,最重要的是一件名为《不定线》的贝纳·维尼(Bernar Venet)雕塑,卖主是欧洲顶级画廊Forsblom,售价为4.2万欧元(合54.6万美元)。Forsblom奏出了艺博会尾声中的最强音,除了维尼,他们还卖出了包括马诺罗·瓦尔德斯(Manolo Valdés)在内的一系列欧洲现代派大师之作。还有几个画廊的展品在质量上和Forsblom相当:英国的All Visual Arts有一件诱人的达明·赫斯特,标题叫《卑微的脱逃术》,是根据象棋具的形式制作的橱柜作品,标价是吓人的30万美元。这些都表明了韩国市场的一贯形象,偏爱复杂的、不偏安于一隅的作品,不过今年展品的质量没能转化为买卖,Forsblom是唯一一家获得可喜业绩的展商。

    本届艺博会的主题国家英国的专有通道很是冷清。连在卖赫斯特版画的Other Criteria也未能幸免——这些版画本可以让入门级的藏家也有机会收上一张最受亚洲欢迎的欧洲当代艺术家作品——他们的生意跟在别的艺博会比起来非常糟糕。

    明年将是主题国家的澳大利亚表现好一些。Alcaston以4.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件土著艺术家萨莉·加伯里(Sally Gabori)的抢眼作品,买主是韩国人。墨尔本的Arc One画廊也不错,他们的货品品种繁多,有当红的西藏当代艺术家贡嘎·嘉措的限量版丝网印版画,也有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的雕塑和版画。他们有三件嘉措的“当今的佛”(全系列共50件),每张标价是7千美元。Arc One总监苏珊娜·汉佩尔(Suzanne Hampel)很满意他们通过这次艺博会和艺术家建立起的联系,对2011年持乐观的态度。

    与此同时,几个主要的韩国画廊也毫不掩饰地称KIAF的作用无非是建立一些销售网络。在北京经营得有声有色的首尔阿拉里奥画廊在印度当代艺术方面有专长,他们在市区的画廊展示了苏伯德·古普塔(Subodh Gupta)的几件新作,同时在KIAF的展位放了一件精品——用钢质厨房用具整合而成的《向日葵》。他们的策展人柳政和(音译)兴高采烈地称古根汉姆和新美术馆的人曾经来这里看过,不过说起KIAF的未来,口气还是显得有点悲观。她认为这个艺博会比Art Taipei和ShContemporary更成功,但是同时也承认今年缺乏“能够给人留下印象的成果”,让人对亚洲当代艺术博览会吸引藏家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然而艺博会这个领域还是有前途的。KIAF的展厅里一直在流传这样一个消息,前巴塞尔艺博会的大人物洛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ph)计划在明年1月办一个Art Singapore——1月份是艺术市场的淡季,但亚洲在这个时候有着宜人的气候。鲁道夫好像是想跟在一个同样拥有自由港优势的城市举办一个艺博会,从而跟香港艺博会抗衡。KIAF这边则还是有自己的优势的——这里的藏家见多识广,心胸开阔,博览会的组织者希望在金融危机的阴霾散去后,这些藏家能重新出现在这里。

本文韩国艺博会人头攒动,但藏家寥寥达达油画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http://www.art2000.cn 本文地址:http://www.art2000.cn/news/181.html

联系我们

油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我们公众号